当前位置:首页 -> 晚上兼职 -> 附近有兼职吗

附近有兼职吗

附近有兼职吗与附近有兼职吗

陈江俊曾经想过多少次要回归原生家庭。

有关于原生家庭的一切,他什么也想不起来了,但他始终牢牢记得自己的姓名:刘小军。

小时候,在养父的家里,他不知道在柴房里跪了多少次,挨了多少下鸡毛掸子,“我是刘小军”都会脱口而出。直到养母跑进来搂着他哭。

长大以后,刘小军才明白收买他做儿子,是源自一个天大的谎言:两口子打工在外没生儿子,入不了祖祠。所以要买下他,给家里的老太太做交代。全家人只有养父养母知道,他并非陈家血脉。

他一直保持着和养父养母的距离。15岁那年,当地公安机关不知道从何处得知他是买来的孩子,于是养父母两个人相继进了“局子”,罚款5万元。

讽刺的是,这笔钱,早早外出打工的刘小军也被迫缴纳了一部分。

刘小军的生活很不轻松,没文凭的他要兼职好几份工作养活自己。他也交过女朋友,但每次恋情如果太过顺利,他就会立刻抽身而出。因为他极度害怕被人抛弃。

他憎恨他的生父。

他想找到原生家庭,至少弄明白自己到底是谁。

那天,张大鹏找到他时,他感到怒不可遏,是因为他已经知道内心深处的答案:他一定会去见他们。他真正的父母。

他觉得自己太贱了,一点点矜持都没有。

但是,在回北京的路上,他开始“惊恐不安”,甚至颤抖、出汗。张大鹏安慰他,结果他说感觉要坠机了。好像前方不是他的家,而是一个提前挖好等着他跳进去的大坑。

2014年7月,在张大鹏的安排下,刘小军和刘东在刑警队见了面。

刘东在见到人之前非常冷静,但当刘小军推开门进来的一刻,他还是扑了上去,痛哭流涕。刘小军笑得很僵硬。

有几个亲戚脸上露出狐疑的神色,并没有上前,“看上去丝毫不激动”。直到他们看到了DNA对比的结果。

刘小军和刘东住在了一起。刘东抛弃了所有的工作和生活,日日夜夜守着刘小军。用刘小军的话说,“我都快憋出抑郁症来了。”

父子俩没什么话聊,甚至说话都不是同样的方言。刘东问起刘小军,左手手腕上的一道明显的疤痕是怎么来的。刘小军回答,这是他小时候淘气,打碎玻璃时被划破的,当时大量失血,以至于接近成年以后,左手的四根手指才恢复知觉。

刘东沉默良久,像个孩子一样摸附近有兼职吗着那道伤疤哭了起来。

只有用大量的酒精,才能让他们靠近、拥抱、打破陌生成年男人之间的隔阂。

他们清醒时太客气,喝醉时又太放肆。

后来,刘小军还是回了深圳。临走之前,刘东紧紧握着他的手。

刘小军管他叫了一声“爸”。

张大鹏和我聊过,他觉得是因为刘东有了新的家庭,又生了个男孩,伤到了刘小军了。

2016年5月,初夏,凌晨3点。

张大鹏把车开到郊区的荒野上,搬出小马扎坐上去。天空星光灿烂,习习凉风缓缓吹过。周围支起了几个帐篷,还有一些情侣在窃窃私语。这是个观望流星雨的好地方。

44岁的张大鹏成了孤家寡人,所以才会有这样静谧悠闲的晚上。他的妻子因为再也忍受不了他的火爆脾气和他离了婚,孩子也主动提出要和母亲一起生活。

张大鹏有时常常会自嘲:“你以为你会和你爸不一样,扯淡。那都是伪装。怎么装最后你都和你爸爸一样。基因就是基因。”

在星空下,张大鹏抬起头,想起小时候,父亲有时候喝高兴了,会硬拗着带他和妈妈去看星星,展示他从老人家那学来的本事,在天上划分星野。他说每个人都对应着天上的星,人死了,就会有星星从天上掉下来,变成流星。

张大鹏找来找去,找不到属于自己的那一颗。

不知道有多少个刘小军,也在暗暗寻找着属于自己的星星和星野。

蓦然间,张大鹏想起了那一年出现场时,属于刘小军的那一片星空:几颗永远不会消逝的蓝纸星星,牢牢粘在刘小军头顶的木板上。

然而童年的星空永恒,成人的星空易逝。

黎明之前,他觉得流星雨会出现,奇迹会发生。

但看到漫天星光灿烂,张大鹏在心中暗暗许愿:希望每颗星星都能找到回家的路。

到这儿,刘小军被拐案已经完结。但在他身后,还有无数个被拐儿童,他们同样需要被人关注。

几年前有人专门出过报告,中国每年有7万个和刘东一样失去孩子的父亲。人贩子的各种手法里,诈骗近乎占了4成,其余为绑架、当街劫持。

很多父母为了找到孩子,比张大鹏更加不计代价。但最后,仅有不到十分之一的孩子能回到父母身边。

报告结尾写着:像那些能够回家的幸运儿,可能永远只会是少数。因为人贩子难抓,孩子更难找。

但帮孩子回家的力量也在变强。

赵赶鹅告诉我,2012年开始,北京儿童失踪,都是他们重案队盯办,以最高规格对待,几个小时内就会启动联合查找。

除了公安系统,还有几股力量,正将趋势往好的方向推动——全国各地都有打拐办,直接打击跨国拐卖;DNA综合库,帮助解救来的孩子找到血缘亲属;福利院,即使暂时找不到父母,也有他们收养,床位要比往年更多。

这两年,赶鹅听到的案子里,强行抢夺儿童的行为几乎绝迹。人贩子们开始明白,抢小孩已经是个不太可能实现的任务。

每当提到人贩子,所有人都会愤怒,情绪的背后,其实每个人都在问:“我除了上网呼吁,还能为此做些什么?”

其实你能做的有很多。

有一套名叫“团圆”的警务协作系统,能第一时间将儿童失踪的信息推送到附近人群。失踪超过3小时,会直接覆盖传播方圆500公里。系统上线以来,找回3901名失踪儿童,找回率达98%。这都是因为周边的民警和普通人们能第一时间得到消息,开始抢救。

了解越多,安全感也就越多。或许在某个时刻,你能接到这个消息,毫不犹豫地帮助到某个孩子。

我们也可以努力,让每颗星星,都找到回家的路。

(文中部分人物系化名)

编辑:小旋风

插图:宋老K

网友回复
正在加载数据,请稍等......